大虾“来袭” 全媒体记者李旭晖 见习记者张晓阳摄

□艾子

城市新区的市场是需要培育的。2011年,马路市场撤离后,闸口二路开始发展餐饮业。政府扶持,免收两年的税费,很快就吸引来众多店家。?#20449;?#19978;,一只只虾举着巨大的“夹子?#20445;?#32768;武扬威,张牙舞爪,勾引着这个城市的?#24515;信?#22899;。

好吃的朋友们羡慕我住在闸口二路上。闲?#27425;?#20107;,我便去数。一路数过去,500米长的马路上,大虾店总共36家。

夜幕慢慢降临,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。一盆盆大虾堆成小山,油汪汪地登场了。“须髯似戟双睛瞪,失水蛟龙见亦惊。?#26412;?#36807;数小时的翻炒,只只大虾的魂魄早已悠悠于九天之上,但完整的身躯依旧威风凛凛,且色泽比生前更?#21451;?#20029;,好似拼了所有的血性来进行最后的告别。大虾周围,?#34430;?#30340;花椒、土黄的生姜、嫩白的蒜瓣、浅褐的八角、翠绿的黄瓜段,五彩纷呈,散发着诱人的香味,强烈刺激着人的感官。?#20449;?#39135;客在来的路上早已想象过虾的美味,口水早已一次次强咽下,此时再也顾不上风度,直接伸手到盆中抓出一只只大虾,只一下,就折断了虾的“夹子?#20445;?#21448;掰开头壳,取出虾黄;最后,去掉虾尾,留下虾身,一把塞进嘴里慢慢吸吮,一股呛人的麻辣香味,先是由舌尖迅速扩展到全身,刺激着麻木的神经,接着就有团团炽热从脑门心、毛孔里飙出,在肌肤上凝出一滴滴汗珠。?#36335;缓?#24324;湿了,男人们索性脱了上衣,埋头苦干。汗越来越多,从脊?#25104;稀?#33016;脯上、胳膊上,密匝匝地向外冒。吃得?#20284;穡?#19968;人在胸脯上摸了一把。一桌人一抬眼,见?#21069;着?#30340;肉身上几道醒目的油污,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人们吃着、聊着,桌上的虾壳堆成小山,地上的?#31449;?#29942;也堆成了小山。但“嘭嘭嘭”的啤酒开启声还在不断响起。火辣辣的口腔太需要冰爽的液体了,男人们干脆就?#29260;?#23376;,整瓶“吹”。张开嘴,啤酒瓶高高竖起,接下来就是那刚柔并济、冰火相融的复合味道,这种感觉也许让人一辈子也忘不了。

一盆盆大虾热闹了闸口二路夏日的夜晚,食客的眼睛熠熠生辉,照亮了一条街,也照亮了这个城市辉煌的饮?#22478;?#26223;。前景却是属于平民的——生猛、?#22336;牛?#23646;于夏季的——半身赤裸、冰镇啤酒。在这里进餐,没有了星级?#39057;?#30340;规矩,三五个知己,或乡亲邻居,没有?#38469;?#38543;心所欲,自由自在,吃着虾,喝着酒,?#32423;?#29190;爆粗口,其惬意痛快,无与伦?#21462;?/p>

我也不时混迹在某桌食客中。对虾,我不贪婪,皆因?#22330;?#36771;”能力太弱。剥一个虾尝尝,?#36864;?#21507;了,然后脱掉手套,开始走神。一次性的塑料桌布很不安分,不断地要?#25104;?#20154;的手和胸膛。我不?#19981;?#26700;布的这?#20013;?#24452;,于是找根牙签,?#37027;?#25226;它戳得遍体鳞伤,直到它软塌塌地再也没有力量起身招摇。

正走着神,突然桌子被?#22242;?#19968;下,惊得我几乎跳了起来。几个朋友喝得?#20284;穡?#35201;王老师为大?#39029;?#27468;助兴。六十多岁的王老师?#25340;遣还?#23601;一拍桌子站了起来,扯起嗓子唱《过三关》,一桌人齐齐叫好!我支起耳朵,偏着头听。一个鳏夫?#19981;?#19978;了一个?#36805;荆?#19968;而再地挑逗。歌里反反复复“哩咯隆咯,哩咯隆咯”地吟唱,显示着鳏夫追求爱情的决心和胜利后的陶醉。这?#27604;?#19981;是一首阳春白雪的歌,但我和众多下里巴人一样,?#19981;?#23427;的真实和质朴。鳏夫不富有,他对真情的追求诚恳又执着。在橡皮泥一样软绵的?#24515;?#29983;活中,只有它,生猛、鲜活、充满诱惑,就如闸口二路大虾的味道。

责任编辑:黄文君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图片推荐
襄阳日报APP
襄阳日报微信
襄阳晚报微信
钻石帝国游戏